首页 > 点评 >

芯片培训生意经:两天课收1.8万,从业者:这类人大概率不会聘用

  • 2021-01-19 11:46
  • 来源:科技新智造
  • 点击:

文|石如月

编|小戎

“芯”热不代表这是一条捷径。

近年来,芯片行业深受政府与资本的高度重视。据天眼查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注册在案的芯片企业为53238家,2020年为59793家,近乎是2014年的5倍,与2000年相比增长了近100倍。

而芯片企业数量快速增长所能带来的直接影响便是对行业人才的需要量成几何倍数增长。芯片培训机构顺势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零基础,上四个月网课,拿30万年薪”、“小班教学,理论+实训,签保就业协议,不能就业全额退款”这是培训机构招生时的宣传语。

那么当下进入芯片行业真的如此简单吗?

芯片培训机构:2天课收费1万8

2021年将从湖北理工学院电气自动化专业完成本科学业的苏越,最近很头疼。

受疫情影响,2020年同专业毕业的学长、学姐的就业情况并不乐观,于是有学长建议苏越向芯片行业靠拢。一周内,他先后咨询了7家芯片培训机构。但这反而陷入了更深的迷茫中。“培训机构的老师都跟我说,经过几个月培训之后就不愁找不到工作,但对此我还是存有疑虑的,毕竟这些机构的学费对于一个学生党来说并不低。”

科技新智造了解到,当前的芯片培训主要分为两大类,一类是面向企业芯片工程师做定点、定向培训的机构。另一类是面向零基础“小白”、有工作转岗需求以及刚毕业大学生等人群的全面培训的机构。

中科信软高级技术服务中心主要开设2天的短期课程,学员主要是各芯片企业的工程师。由来自中科院、大中型芯片企业的行业专家一对一授课,以案例教学的方式帮助学员解决工作中遇到的瓶颈和在实操中遇到的难点。

公司官网称,该公司的师资力量包括中国科学院研究员。熟悉UML语言和Rational公司产品;有丰富的实际项目经验。一直从事于J2EE相关的软件开发、架构设计等开发、咨询及培训、研究工作等。

据机构的何老师介绍,课程费用为18000元,大部分都是公费报销来学习,2天课程结束后还有为期一个月的免费答疑服务。

IC修真院则是面向零基础的芯片“小白”,该培训机构主要开设4-6个月的长期课程,学员主要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本科、研究生)以及有转岗芯片行业需求的人群。授课老师大多是来自华为海思、英特尔等大型芯片企业,具有15-20年行业经验的资深技术专家担任。

课程费用方面,除了模拟板块设计课程是16800元外,数字IC设计、数字IC验证、数字后端设计的课程均为19800元。

成效几何,尚且未知,但在业界看来,想要快速“回本”,难度不小。

芯片创业者高峰认为,近年来芯片行业薪资水平的提升,并不意味着所有人都能够盲目入行,因为未来总有一天薪资会回归到合理的状态,在芯片行业是挣不到快钱的。

芯片从业者:“科班出身”很重要

内蒙古乌兰察布的张志伟本科就读于福建工程学院电子信息学院。2016年大学毕业时,摆在张志伟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是回内蒙老家,然后很大概率上会听从父母的建议考取公务员或者事业编制;二是和同学“转战”深圳,在没有任何外界助力的情况下,凭借一腔热血从零趟出一条“芯”路。

最后,他选择去深圳,“我从小就喜欢电子产品,对编程也很感兴趣,舍弃自己4年学到的知识真的很不甘心”。经过层层筛选,张志伟顺利进入一家芯片公司,从基础开始做起。4年多以来,他换过公司,但从未离开过芯片行业。目前,张志伟在联发科担任嵌入式WiFi软件高级工程师,负责开发调试公司设计生产的IC软件,年薪大概在25万元。

一位IT行业的从业者介绍,目前业内八成的本科应届毕业生的首份计算机工程师的薪资范围均在15k到20k之间,年薪在20万元左右。

在自己潜心研究芯片的时候,张志伟也注意到了市面上的芯片培训机构越来越多的情况。在他看来,这些机构本质上是通过教学来达到盈利的终极目的,“四个月培训后,就能拿几十万的年薪,我对这个宣传语的真实性持怀疑态度。如果是零基础的学员,短短4个月的网课,最好的情况只能学到一个大概的框架知识。”

据张志伟了解的情况,他所在的企业不会招收这种培训机构培养出来的“速成”芯片人才。作为亲历者,在实际的IC设计工作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复杂问题。“如果没有相关从业经验,仅靠几个月培训就想要胜任这份工作,难度很大。”他表示,各大高等院校相关专业毕业的学生,才是企业最想要,也最愿意培养的人才。

对此,在上海从事芯片相关工作的Jason也颇有同感。“企业会更青睐于招聘院校看起来还不错的应届生,以此避免走弯路。这种培训班‘速成’的人才,大概率不会成为企业招聘时的首选。”

Jason本科与研究生均毕业于同济大学控制理论与控制工程专业。2007年毕业后选择继续留在上海,机缘巧合下进入了一家芯片相关的企业,之后就在芯片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至今已有13个年头了。

目前,他在NVIDIA(英伟达,成立于1993年,全球可编程图形处理技术领袖。与ATI齐名,专注于打造能够增强个人和专业计算平台的人机交互体验的产品)担任后端一线设计高级工程师,年薪60万元。

据Jason介绍,在国内芯片行业里真实存在着一个所谓的“护城河”,指的是业内的大企业在招聘时非常看中应聘者毕业院校的背景,会对诸如清华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等高等院校相关专业的毕业生青睐有加。

至于小微企业,考虑到运营的实际情况,有经验的工程师才是首选,其次是有专业背景的毕业生,最后可能才会考虑这些培训机构的“毕业生”。

Jason认为,芯片行业之所以“门槛高”的原因之一是:电类相关的专业入行相对简单些,如果是非电类专业的毕业生入行就比较难。“看到芯片行业发展前景不错,有很多就业前景并不乐观的专业人才纷纷转行做芯片,例如化学、环境、材料等专业的毕业生,他们想入行真的很难。”

十年前,互联网行业也出现过速成班,但芯片与互联网行业不同:软件(程序)出现bug,可以通过升级迭代的方式加以修改,但芯片不行,而且很多细节仍需要经历一个漫长的从0到1的过程。“如果连电类的基础理论知识都不具备的话,是很难在行业中立足的。”

对于市面上越来越多的芯片培训机构,Jason个人觉得非常靠谱的不多。他的理由是:一个真正懂芯片的资深专家根本没有时间搞培训这件事。”

芯片企业家:准备好“坐十年冷板凳”

福建工程学院电气学院微电子专业的负责人林金阳博士在学院兼任MPG和集成电路版图两大课程的授课老师,以求从芯片人才的输出方来讨论以上问题。

在政府相关部门的牵头下,林金阳所在的微电子专业成立了一个实验班。“实验班的学生主要有两方面优势:一个是奖学金评定比例会从正常的30%提升至60%-70%,另一个是去台湾交流学习的机会也将向他们倾斜。”

对于对于芯片培训机构宣传的「上4个月网课,就能拿几十万年薪」,林金阳表示可能会出现这种极端情况,但一定是极少数的个例。相反,此前媒体报道称每年仅有三成的科班毕业生顺利进入芯片行业,林金阳表示这并不是危言耸听,而是事实。“这个数据还是挺准确的。”

入职福建工程学院14年来,林金阳最大的感受就是对于科班出身的毕业生,企业想要,但也是有选择的要。

在他看来,企业需要的是能立即参与到芯片设计或制造工作中的人才,而学校培养出来的往往是理论知识比较扎实,但动手与创新能力有限,这就导致芯片企业并不会对毕业生“照单全收”,而只接收出类拔萃的一部分。另外,一部分学生经过学习之后,因为不感兴趣或希望谋求更高薪资的工作而放弃芯片行业,也是一项原因。

已经在芯片行业摸爬滚打了十七年的高峰,早在2004年就创立了锐迪科微电子有限公司,经过6年多的积累沉淀,公司于2010年11月11日在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2014年7月19日,紫光集团宣布以9.07亿美元的价格,完成对锐迪科微电子的收购。2018年,高峰又创立了第二家芯片设计公司,“目前公司发展势头不错”。

即使高峰已经是二次创业了,但仍旧绕不开“招聘难”的困境。

根据高峰的经验,一个芯片产品从开始设计到实现量产,再到被市场接受,顺利的话需要3-5年的时间,而一个芯片行业工程师的成长曲线是个更漫长的过程,“从入行到成为业内的资深人士,没有十年时间是做不到的。而在这十年里(他)要面临的诱惑太多了,还有人在中途可能就被淘汰了”。

而芯片行业还存在一个薪资并不高的现实问题,“耐住寂寞熬过了十年,拿到手的薪资也只是同等工龄金融或互联网从业者薪资的50%-70%”。与金融和互联网行业相比,芯片人才的收入与付出并不成正比。

“招聘难”的问题不止让高峰一个人头疼,很多芯片企业也都遇到了招人困难的情况。“很多同行通过与培训机构、学校等展开合作,让老师帮忙重点培养一些比较有灵气、通透、踏实的学生。”据高峰的朋友介绍,一个班30人的话,能看上的也就2-3个。

对于芯片培训机构输出的学员,高峰表示愿意尝试引进。“芯片培训主要从两方面帮助了企业:一个是培养了初级人才,另一个是让很多刚踏出学校的毕业生接受到了更接近实操的培训。”

但对于培训4个月,年薪就能几十万的情况,在高峰看来这并不现实,“也有可能出现过,只是我没遇到而已。”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苏越、高峰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菜鸟)

关注我们
微信二维码
网站首页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广告合作
Copyright ©2018 中国培训在线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NewsCMS    
微信二维码